游三辉的两岸情缘

                                                       刘伯谦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中国傩戏学学会/会员

                    安徽作家协会/会员      国家二级编剧

                   著作:与黄山同醉1-6   锦绣安徽黄山卷等六部

 

        2003612日,黄山市博物馆|.台湾书画家游三辉先生的泼墨山水画展在这里剪彩开展,它给因“非典”遭受影响的黄山旅游带来一股鲜活的气息,给冷落沉寂的屯溪山城注入一股久违的激情。

游三辉先生的山水画,传承了张大千先生山水画大气磅礴、巍峨雄浑的艺术风格,巧妙地运用大泼彩、大泼彩的技法,兼收并蓄,融会惯通,巧用勾勒、擦染,传承了大风堂的遗风,神髓雅韵,非同凡响。

看游三辉先生的山水画,泼墨泼彩、浓淡相宜,青绿赭石,对比精当。无论是山体、江河、树木、云霭,布局合理,层层相叠。看画中云里人家,松下高士,孤帆远影,山涧飞瀑,无不气韵生动,意境清雅。

20023月,游三辉先生在台北举办个人画展,一幅幅与张大千先生风格相近、构图相似的作品,在宝岛引起轰动。张大千大师的老朋友、台北历史博物馆原馆长何浩天先生参观了游三辉的作品展,发出了“相见恨晚”的感叹。他为《游三辉书画世界》一书撰文说道:“到当代的艺术界,也依然是满天星斗,普照大地。而在繁星点点之中,看到一颗光辉闪烁,照耀四周,在今日艺坛上成就非凡的书画家游三辉,脱颖而出。”个展期间,能书善画,金石篆刻,专攻室内设计,又精通摄影的游三辉先生被人们称作奇人奇才,交口称赞。

游三辉先生的艺术成就,得益于大千先生的嫡传弟子——孙云生教授和孙家勤博士的言传身教,真正领略了大师的艺术精髓,更得益于他循着大师的足迹,登临了黄山。

游三辉说:“在没有来大陆之前,常画的那些山没有太多的感觉。老师说,画山水画,要多看山,多看水,才能画出山的神韵,水的灵动。台湾朋友告诉我,你只要到黄山,看一个黄山,别的山都可以不用去了。当时我不信,觉得朋友的话太夸张了。后来我来到黄山,见到了黄山,才相信朋友的话真是千真万确啦”

初到黄山,游三辉没有急于写生,急于绘画,而是用他手中的相机,认识黄山亲近黄山,解读黄山。

此时人们不知道游三辉是一位书画家,只知道他是一位摄影家。游三辉的摄影善于利用色温,喜好弱光拍摄.日落黄昏,晨曦初露,是他拍摄景物,捕捉奇幻的黄金时间。排云亭前西海诸峰的落日溶金,光明顶上一览无余的朝霞初展,变幻成游三辉一幅幅精美的黄山摄影作品。

从而,游三辉才真正体验到山体的结构,山势的走向,山岩的线条,松树的遒劲,感受到山的精神,山的气度。

集名山大川之精髓,汇宇宙天地之大观的黄山,对游三辉来说,是他书画艺术创作上一个新的启蒙,一个新的转折。黄山为游三辉注入了鲜活的艺术养分,激发了他澎湃的创作灵感。时至今日,游三辉已经26次登临黄山。

他在台湾办展时,没来过黄山的参观者纷纷发出疑问:这石头缝里怎么长出这么奇特的松树来?于是,游三辉就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黄山的石头就是这么奇妙,黄山的松树就是这么坚韧。这些看似不可理喻的现象,在黄山确实存在,随处可见。要不怎么说黄山是天下第一奇山?

他就是这样一面展出作品、一面宣传黄山。

游三辉的一幅《山静日长图》,艺术地再现了黄山白岳胜境,也体现了他亲临其境后的艺术感知。纵观画幅,群山连绵苍茫,奇峰峥嵘错列。民居、庙宇藏匿在云霭雾绕间,林木、天桥隐现于水光山色中--------

作者要画幅上作了这样的记述:“畅游黄山、齐云山上,烟雾空蒙,峭壁高耸;碑刻岩石,大有古风;道观名迹,肃然庄严;山居人家,笔墨通景;此以志惜,忆而写之。”后面落款为:“壬午初夏百福吉旦于屯溪。”

这是一幅作者在畅游了黄山、齐云山后,瞬即在屯溪完成的得意之作,当他将此画带回台湾,请何浩天老先生评点时,何老先生在游三辉的《山静日长图》上留下这样的题跋:“三辉许身于艺术绘画,师承了大千深得神似,特擅泼墨大笔挥洒,凝重浑厚,气势磅礴,有超凡越俗之感,自为传世之作。”题跋后面还特别署明:“二OO二年壬午中秋何浩天于台北。”

一幅画作,突显出台湾画家对黄山白岳的浓浓深情。也成了艺术家门屯溪与台北二地心交神往的心灵窗口.

在游三辉的山水画珍品中,有不少就是在屯溪创作完成的。如气势恢宏的《江山万里图》,仙居神游的《翠戏高秋图》,天长水阔的《湖山峦翠图》。他画作的背景大多是黄山白岳,都是徽州的山山水水。

巴山氲氲巴峡青,月明客泪堕猿声.眼中已识瞿塘路,剩水残山懒问名.”  绿树敷阴翠荇香,方舟十里下廻塘.白鸥飞去青山暮,日落唱歌烟水长.” 这些古诗词中的意境在游三辉的山水画中无不体现得淋漓尽致.

集书、画、印三绝为一体的艺术家游三辉,其书法艺术更胜一筹。

游三辉出生在台湾宜兰县苏澳镇,9岁那年,父亲就买颜真卿、柳公权的书法字贴,让小三辉认真临摩。到了上初中的年纪,父亲就帮他在居家附近的菜市场边上支起摊位写春联。每每,他这个摊位的生意最好,商贾雅士,庶民百姓都喜欢他写的春联。

后来,游三辉又拜歙县籍书法大师韩岳峰为师,从隶书入门,继而行书、小篆、大篆、行草、狂草、无一不涉猎。

他的隶书圆润通畅、古穆凝重、深厚华滋、劲秀清绝。

他的草书开始学有着“民国草圣”之称的于右任的书体。后来又仔细揣摸张大千的草书,拿着放大镜研磨大师们的笔端变幻、凝神造意。游三辉的草书作品鲜活淋漓,点画飞动,满纸洋溢着勃勃生机与活力。

说起在黄山、在屯溪的收获,游三辉先生显得分外激动。1992年,游三辉在台湾朋友处了解到当时在康辉旅行社当导游(现为黄山友好旅行社常务副总经理)的胡国林。通过胡国林,游三辉来到屯溪,登临了黄山。从此游三辉与胡国林一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胡国林的家就是游三辉的下榻处,胡国林的客厅就是游三辉的画室,四周墙上挂的都是游三辉的书画作品.

有一幅书法作品,悬挂在胡国林家客厅醒目的位置:“不求生命的完美,但求心灵的平静。”也许这就是游三辉与胡国林的共同追求,也是他们之间“君子之交”的真实写照。

游三辉与胡国林一家相处的十分融洽,不是亲人胜亲人。与他们的兄弟姐妹都很要好。十几年来,在屯溪、在胡国林家度过了八.九个春节,今年春节他也是在这里度过的。胡国林的女儿亲亲热热地叫他“干爸”。

游三辉说:“在屯溪最大的收获是感情重天风光,友谊重如黄山。在这里结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一起采风,一起画画,一起聊天,一起交流,很开心。”2004年初春,游三辉与黄山画家俞宏理、王焘、朱峰、程乐平一起相聚住在黄山脚下汤口镇。他们以茶代酒,面对天都莲花举杯盟愿,共结金兰之好。同组黄山五友画会并计划适当的时候共同举办五友画会黄山作品展.

说到入乡随俗时,游三辉笑着说:”别的什么都好就是吃鸡蛋受不了.出去拜年,吃鸡蛋非要吃二个,几家人一拜,肚子就撑得受不了啦!”

游三辉先生说出了他的三大夙愿:

大千大师的堂号取名为“大风堂”。游三辉自诩“大风堂门下”。他认为:在广东有岭南画派、安徽有新安画派、陕西有长安画派。而作为大千大师的故乡四川,至今没有形成一个画派。他要招集联合大千大师的嫡传弟子以及继承大风堂遗风的两岸书画艺术家,高擎起大风堂画派的猎猎大旗,让大风堂的书画艺术得以继承与发扬。

张大千先生去世前,已经创作一幅36尺的巨幅《庐山图》,他曾对何浩天先生说:“我接着画同等幅度的《黄山图》,给历史博物馆补壁。”谁知第二天大师竟然昏迷不醒了,这成为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为完成大千大师的遗愿,游三辉立志要画一幅40尺的《黄山图》。从山下画到山上。山上山下相辉映、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交融。

《长江万里图》是大千大师绘画艺术的一个高峰。《黄山图》将迎着这个高峰努力攀登。画成之后,它将是唯一一幅黄山的巨幅画卷,也将成为大风堂画派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游三辉深情地说:“台湾没有这种环境,没有像黄山这样能够激发创作灵感的名山大川,没有这种令人心弛神往的徽文化。精美古老的徽派建筑已成为素材与符号进入我的画作之中。”

正因为他对书画艺术的至爱,他才这样钟爱黄山,钟爱屯溪。这里不仅是他艺术的憩息地,也是他登临艺术高峰甚至极顶的终极大本营。

他发自肺腑地道出了心中的第三个夙愿———非常希望自己能成为黄山市的一名荣誉市民。

如今,游三辉先生已经定居黄山,他要将自己的心身融入黄山,融入这片深情的山水之中。

  摘自:安徽美术出版社  刘伯谦著作——屯溪名人履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