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千之神韵 拓泼彩之新风

 

 

邵大箴  

——赏张大千再传弟子游三辉作品有感

    游三辉先生的画笔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它能让张大千复活,让张大千更新,更让张大千的水墨内蕴和水墨精神在我们这个时代得到了绵绵不息的延伸。

   他没有一味地模仿西方的现代艺术,没有简单地追随时下的潮流,却能够引领潮流,并为当代美术的发展推波助澜。

   他是台湾画坛最具代表性和讨论性的画家之一,他的艺术贡献,不仅在台湾美术发展史上具有特殊意义,同时也给了整个中国美术界关于“传承与创新”这个古老命题以一定程度上的启迪和示范。

   这位台湾画家,数十年来,以一颗朝圣者的心,沉醉于继承、弘扬张大千笔墨传统,探求大师笔下的水墨最高境界;并以一种敏锐、独到的创造力,孜孜于建构新的当代水墨样式,完成对于传统的完美演变,进而成功地在传承大千遗韵的基础上开拓创新,成就了一个当代画史上独一无二的泼墨泼彩画风,成为当代水墨画坛中不可多得的一位具有历史使命感的创造型、智能型画家,他的泼墨泼彩,以无与伦比的技法和令人惊艳的神韵撼动了中国美术界,为中国画的发展走出了一条璀璨夺目的新路,影响波及海内外,这样的艺术家无疑是值得我们敬重和推崇的。

撷造化之神秀,探宇宙之玄机
   展开游三辉的画卷,恍然中到了一个个迥然于世的苍茫仙山,闯入了一个??? 带着浓浓中国水墨意味的绿野仙踪,抑或桃花源记载的那个奇妙世界,放眼望去,《春山翠霭》、《春山行旅》、《清溪茅屋水絮回》,一浪浪的青绿,一层层的轻雾,还有一团团梦幻的蓝,喷发出一种神秘诱人的味道,引领你的视线和灵魂跳入画中。深入其中,化不开的氤氲,幽深奇诡,扑朔迷离,异彩纷呈,层次波痕,生机盎然,动人心魄,实乃鬼斧神工,妙笔生花!自然之造化,给了游三辉创作的灵感,而游三辉又以其深厚的笔墨功底及一个优秀艺术家所特有的对自然、人性,对时间、空间的敏锐洞察力和蓬勃创造力,超越于自然和时空之上,在他的笔下,对于自然生命的想象被无限度地自由延伸、舒展、放大,进而到了一个多维的空间,他常采用青绿,花青与赭石形成冷暖色的对比,写意中有工笔的味道,笔墨淋漓,轻重如意,以书入画,以心造境,以泼墨泼彩渲染出一个个绝美王国,那里奇幻玄妙而摇曳多姿,画外之象浩荡无极,《春山觅句》,画家放大了水墨画的抽象之美,崇山为青绿的泼彩而出,似随意为之,却一气呵成。烟雾出没于云间,飘逸淡然,清雅通透;山涧则以极为轻细灵巧的留白处理,透露出几分灵动的秀逸,提亮了画面,丰富了层次;山角飞动的小雁依稀可见,给画面带来了几许生机,而坐于石头上的一个古人,仰望崇山,若有所思,似乎在和自然对话,“苦向春山觅佳句”的意境便呼之欲出。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画不完青山绿水含情脉脉,赏不尽秀水碧云含笑生辉,如此境界在游三辉的作品中随处可见,《溪山钓棹》中的一钓翁,驾一叶扁舟,悠然游走于水面,背景依旧是那崇高的青山,氤氲的雾气,还有水草,画面富有诗意,宁静脱俗,生动感人,颇有雅趣,令人神往。《闲步小桥东》,这是一个不同于我们以往想象中的小桥流水人家,破笔点画,疏密多变,轻重穿插,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树、石、青苔,表现出松动空灵的意味,丰富了青绿山水的表达,二人闲步于青山绿水,交谈甚欢,身边大团雾气笼罩,似平添了几分飘逸的仙气。而在《横桨发浩唱酾酒》中,又用潇洒的笔触描绘出一个天人合一的理想世界,泼墨浓淡相宜,泼得很放,很松动,如行云,似清烟;山石饱满,具有立体感、层次感,但见游人泛舟茫茫江上,秋水共长天一色,一颗斑斓的诗心呼之欲出。
他用秀润细腻而大气谨严的笔法,开拓出宇宙自然的多维空间,营造出一个个迷蒙斑斓,神采飞扬,高古与现代,自然与人文并存的茫茫世界,带给人视觉和心灵感官的无限冲击。这个世界里,人与自然是那样和谐交融。大胆恣意的泼彩笔墨下,草木、山石、树林、云雾、小溪,无不透射出画家自由奔腾的想象,流淌出画家闪耀着诗意光芒的心灵之火,而他则在自己的自由王国中尽情释放着一个画家最为自由洒脱的笔墨情怀,对大自然的无比眷恋和对天人合一的向往追求。
游三辉先生继承了大千的画风,树立了自我的画风,开拓了时代的新风。

了大千之遗愿,拓泼彩之新风
   张大千先生在晚年的时候,创立了享誉画坛的泼墨泼彩山水画,泼墨泼彩,从西方世界的抽象艺术中看到中国传统艺术中抽象艺术的潜能,从十分深厚的传统墨法之外强调色彩、展示色彩的无穷魅力,同时又体现中国文人画传统的气韵,这使得张大千成为名留千史的“五百年来第一人”。(徐悲鸿语)
而作为张大千先生的再传弟子的游三辉先生,谨遵先师精神,拓展泼墨泼彩画风,并终而形成了自己的画风。
张大千先生曾经创作一幅36尺的巨幅《庐山图》,他临终前尚有一心愿未了,便是要画一幅与《庐山图》相匹配的《黄山图》,这成为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游三辉先生认为自己有责任完成张大千先生的这一遗愿。
“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这是徐霞客对黄山的高度赞美。纵观历代文人雅士,不少丹青高手竭力描绘黄山真容,黄山是山水画家心中的一块圣地。
为弥补大千先生的遗憾,抵达心中的圣地,游三辉先生把自己深深扎在了黄山,据说十几年来,他曾二十六次上黄山,他住在黄山,用心去认识黄山,与黄山合二为一,黄山成为了他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他潜心体味黄山真景,将黄山雾凇的神、奇、秀、美洋洋洒洒于画面之上,创新出中国绘画史上的一道奇观。
一道天上仙境,不小心掉到人间,地球的仙境出现了。《黄山行旅》,飞瀑的动,云雾的飘逸,与奇峰的深幽,妆点出黄山的生动,彰显出神奇秀美的迷人景象。画家把黄山松、石、云、山、泉的特点巧妙而绝美地融合。那瞬息万变的黄山云雾,那烟雾笼罩的奇峰异石,那松下聊天、赏景的古人,那泼墨泼彩在画面中交织闪现的神奇魅力,让人顿生“身临黄山不慕仙”之感。
《黄山绝顶》,雄伟的黄山,绝世而独立,这就是黄山之奇。画家表现出黄山特立独行绝俗至极的一面,这是一种超然尘外冷隽至极的妩媚。
游三辉先生也以纸本水墨设色绘制了一系列仿张大千先生的作品,多以清冷的,梦幻一般的调子,诉说着自己的黄山情。一股高古、悠远的情愫,于纸上缓缓袭来。
这是他历经数十年的艺术修炼,在师法大千,师法造化、叩问心灵的基础上,苦心研究创作而成,他对黄山的描绘,超凡脱俗,是一种具有力度,具有深度,具有开创性的笔墨,可以说他很好地完成了张大千先生的遗愿。大千大师的堂号取名为“大风堂”,游三辉先生自诩“大风堂门下”,将大风堂艺术扬名海外,成就辉煌,是他用毕生心血来奋斗的事业。

扬国画之雄威 得千古之美名
   可以说,中国画是一种酿造式的艺术。越酿越纯,纯到最后一点杂质都没有。绝不能今天画这种风格,明天再换另一种样式,而是要找准方向和感觉,画到透熟,画到极至。很显然,他做到了。
游三辉的泼墨泼彩画作为国画艺术市场通向海内外的一张独具风采的名片,它以深厚的艺术内在功力建立了一种强烈的艺术个性,为中国的山水画技法注入了新的元素;为中国的山水画精神升腾出新的空间;为中国的山水画发展增添了新的气息,这一具有开拓性的创举,在一度沉寂的画坛激起了千层浪。
中国美术如何在世界全球化中保持民族精神,又为各国人民所推崇,这是每一个生活在当下的中国画家所应该关注和思考的问题。游三辉的作品无疑是一个经典案例,他以自己的作品明白有力地回答了这一个问题。他沿着我们自己的文化之路,弘扬中国的文化精神,以东方智慧的意境打通人类的心境,引起中西方观者的共鸣。而他的作品也必将以其特有的强劲生命力,彰显出中国山水画的卓越品格,在世界绘画艺术之林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