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传人  芳华再现


——品游三辉先生的笔墨梦境

 有幸一阅《游三辉书画世界》这套画集,让人惊艳于这个万千世界的诡谲多姿,这个广博宇宙的意象万千,它摇曳得多情,绚烂得生辉,在这样的山水作品里游走,似乎看到了一个画家游刃有余地泼墨泼彩的秉性不断地延伸至一个唯美感人的境界,在这样一个艺术的自由王国里,游三辉用诗情和智慧一步一景地建构着他心中的山水梦幻家园。

时下要说继承张大千画风相对较为完整、完美的,当属台湾画家游三辉;

时下要说将张大千精神最为忠实、诚恳的,更该首推台湾画家游三辉。

游三辉先生来自台湾,他数十年如一日地,以毕生的精力专注于一项事业——振兴大风堂艺术,弘扬张大千笔墨,他苦学勤练,独立思考,终而得其精髓,将先师晚年形成的名震画坛的大泼墨泼彩得以发扬、传承,使中国画走出中国人自我欣赏的窠臼,使得其以一种生机盎然,充满时代趣味,荡涤人物心灵的姿态重新进入到了世人的视线。

游先生具有深厚的绘画根基,具有高度锤炼和富有创造精神的写景造境的能力,把中国的水墨、颜料、宣纸和极富现代意识的色彩感觉揉合在一起,打破了传统中国画以“线”造型的模式,融合了工笔与写意、水墨与没骨、具象与抽象各种因素,大大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效果,建立了一种当代审美意识,这是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艺术。

游先生的画可远观,也经得起细细品味,既能于尺幅之间泼洒出一种浩瀚的意境,也能于广袤渺远之中表现出木滋叶润的精微。他的墨气浑厚,墨色滋润,坦荡铺开,氤氲不散,不臃不燥,泼墨大泼彩,多参用青绿,花青与赭石形成冷暖色的对比,产生出一种鲜亮逼人视觉效果;山树勾勒精到、皴擦厚实、点染凝重,与泼墨泼彩形成的云雾虚幻相映衬,虚实相生;他可以在宣纸上泼出远、中、近三度空间,生动地表现山水整体的一种如云似雾的立体流动之美。而在表现局部的山涧、溪流的通透感时,他的留白运用地非常微妙,似有灵光乍现,迷离闪烁,巧夺天工,画面空间神秘叵测,引人入胜;先生还画了一批仿张大千先生的黄山画作,纸本水墨设色,技法严谨,更见高古之气;他以书入画,以文养画;他放怀物象外,既传统又现代,那画外之象,“神遇而迹化”,画家与自然对话的结晶,是一种和宇宙苍穹相沟通的心造之象。集中体现了他对中国画传统与现代的理解。

游先生的画是放逸的,但内核仍是澄静的,可谓动中有静,动静皆宜,气韵流转,美不胜收,他将大气磅礴与秀润细腻拿捏得恰到好处。在他的画里,时间的节奏率领着空间方位构成了我们的宇宙,而空间的感觉也随着时间的感觉节奏化、音乐化了,这一张一弛,这节奏韵律的把握是一个成熟艺术家所应具备的,一个艺术家一生修炼的便是摒弃虚狂之气而养成一团和气。老子所谓的“涤除玄鉴”,即是在一种虚静、纯洁、澄明中,排除身患,才能达到无限的境界。可以说在这方面游先生修炼得已见火候,他表现得不仅仅是一个建筑意味的空间“宇”,而且是一个具有音乐意味的时间节奏“宙”。在先生的笔下,我们可感于他那徜徉自得的笔墨里的那一团清气一片化机,通过“游”的无限自由直达宇宙本体的无限,那幽幽的山林,参差的树枝,悠荡的扁舟,俯观苍穹的古人,如仙似梦的云雾,通透空灵的山涧,皆在这一片墨色中得到了舒展。其中他所画的人物多以渔樵耕读为对象,象征士大夫归隐后的清高生活。而在《木叶含风情》、《潇湘烟雨》、《笔底山香水香》在看似不经意的随意挥洒之中,墨的魅力被释放到了一个空灵奇美的境界,寂静幽深而朦胧动荡,在形式之外,表现出深不可测的空间 ,这和艺术家的审美心胸、审美观照的方式密不可分。

 “一个人若能将西画的长处融化到中国画里面来。要看起来完全是中国画的神韵,不留丝毫西画的外观,这需要有绝顶的天才,再加上非常勤苦的功夫,才能有此成就。”这是张大千关于中国画的论述,用来观照游三辉先生及他的作品,也是准确的。希望游先生能够一如既往地传承张大千先生的画风,传承大风堂精神,为海峡两岸的文化艺术事业交流作出积极的推动;为将当代的中国画推向海外作出更为深远的贡献!


201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