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中国【安徽台】先生归去后,谁坐此船来——台湾画家游三辉安徽黄山唱大风

                                                                                   2013-05-14 16:13:44  来源:华语广播网 

 

      

画家游三辉1948年出生于台湾的宜兰,他是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再传弟子,而“大风堂”是张大千的堂号。在游三辉的努力下,200811月,张大千大风堂黄山会馆揭牌庆典在安徽黄山脚下的小镇汤口举行。今天的节目请听来自中国安徽广播电视台记者朱彪军的相关报道。

 听众朋友,安徽南部的黄山作为一项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以震旦国中第一奇山而闻名。今天,黄山以生长在花岗岩石上的奇松和浮现在云海中的怪石而著称,对于从四面八方来到这个风景胜地的游客、诗人、画家和摄影家而言,黄山具有永恒的魅力。

 张大千曾经多次登上黄山,记下了不少黄山景观,出版了《张大千黄山画册》。他对黄山留有深刻的印象,刻有“黄海归来”、“二到黄山绝顶人”等印章。

 游三辉十岁左右就开始学习中国书法与绘画,曾前后师承张大千入室弟子孙云生与孙家勤两位教授。另外,他在摄影、治印、诗词等方面都有不凡造诣。1992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缘,游三辉来到黄山。虽然他是第一次来到黄山,但他对黄山景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出录音:一看到黄山,,这就是我经常画的东西嘛。当初我在台北学画的时候,老师也曾经讲过,就是说有机会的话到大陆的几个名山(去走走)——他最推崇的就是黄山。我到黄山来的时候,(看到)所有的画家作品的线条在黄山全部都展露无遗,我就迷上了这个地方。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在那个年代,我就想办法每一年到黄山来走一趟。2000年以前我每次来都是呆十天半个月,2000年以后我来就呆一个月到三个月不等,最长也有六个月。每年必然来象朝拜一样,(我)对黄山有一种追随的感觉。】

 到了2003年,游三辉开始定居黄山,也是在这一年,游三辉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书画展。后来,他又先后在陕西、四川、江苏、上海、浙江、东三省等地举办了画展,但最终,游三辉选择定居黄山,把黄山脚下的汤口小镇作为自己的活动基地。【出录音:后来我定居在黄山呢,我最主要还是要追寻大千先生的足迹,我曾经把老人家画过的黄山小品都(与黄山实景)做一一的比对。】

 比对之后,游三辉对张大千师古”、“师自然”、“师心”的绘画风格有了深刻的理解,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源头。历史上,艺术大师开拓了黄山这块艺术瑰宝,在当时“舟车闭塞”的原始山林中,把“天造的仙境”描绘成纸上丹青,传播于民间,从而形成了人们所说的“黄山画派”。石涛、梅清、渐江被称为黄山画派三巨子。他们不受古法束缚,虽同属一流派,却都有鲜明的个性和艺术风格。有人评价说:“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影,渐江得黄山之质。” 【出录音:到这边来呢,我就感觉到入了中国山水画的一个梦境,处处都是景,所以我对任何人都说,大陆是个源头,必须要过来(寻找源头)。我对黄山画派这几位大师级的——从梅清、从渐江、石涛(进行研究揣摩),我发觉他们所遗留下来的文化资产跟他们对山体的认识、跟他们对黄山的理解(有关),他们各有所长,最后到了大千先生,我才真正体会到绘画是一个人心灵最好的诠释方法,因为你看这么多的大师他们画黄山的时候,每一个人的味道都不一样。】

 汤口镇就曾经出现在张大千的画稿里。游三辉认为汤口风景很美,人情也美,在这里游三辉交了很多朋友,其中有一个是当地经营酒店的企业家程洲。他们一见如故,经过协商,作为台北大风堂书画院研究会会长的游三辉将张大千大风堂黄山会馆设立在程洲的酒店里。【出录音:当初黄山会馆成立的时候,我号召了台湾的大千弟子,第一代的(弟子)、我的老师,还有大陆这边四川的、还有江苏的、常州的、上海的大千弟子,我把他们全部召集过来,然后还有国内其它地方几十位比较有代表性的弟子我也把他们邀请过来,所以那天的盛会蛮热闹。】

 游三辉介绍说,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有幸见到过张大千本人。虽然长期生活在海外,但张大千经常去台湾参与艺术活动。【出录音:他来来去去嘛,就象高士一样,闲云野鹤(的做派)。在台湾我们偶然会听到:大千又来了。他给我的印象——,因为台湾人嘛,看到那种形象特别好奇。为什么?因为他举办画展的时候戴着东坡帽,加上他穿的(袍)袄,啊呀!当时我们就感觉到他就像是在戏台上演戏似的,所以我们小小心灵被他震撼了。】

 1949年后,不管是飘零海外,还是定居台湾,“怀乡”都是张大千这一人生艺术阶段最重要的主题之一。许多此前在大陆饱览过的山水胜境,如黄山、三峡、青城、峨眉、桐庐等,都出现在他这个时期的作品中。1960年重阳节,张大千在巴西创作出《荷塘图》,并题诗说:“船入荷花里,船冲荷叶开。先生归去后,谁坐此船来?”这表现了他浓浓的家国情怀。1981年夏,张大千在台湾开始他的绝笔之作《庐山图》。这张画工程浩大,整整画了一年半,真所谓呕心沥血。因为定于19831月在台北历史博物馆展出,所以虽然没有完全完成,张大千只得先将画送付装裱,准备展出后再行润饰,但是没有想到38号张大千在伏案题书时溘然逝世,终究没能完成和落款。

张大千在台湾的活动主要是由台北历史博物馆操持的,其前任馆长何浩天是游三辉的恩师。【出录音:大千先生去世以前跟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说了一句话,说是《庐山图》画好以后,还要画一张《黄山图》,《黄山图》他预计给历史博物馆做馆藏,因为《庐山图》他是捐给故宫博物院了,所以他预备把《黄山图》捐给历史博物馆。后来老人家走了,何馆长才跟我说,他的这个心愿希望我来承接,所以我谈到这个事情,我非常地激动。(哽咽)】

 说到这里,游三辉哽咽了。也许,从1992年游三辉第一次走近黄山,他就下定了决心完 成太 老师张大千临终前未了的遗愿——画一幅与《庐山图》相匹配的《黄山图》。【出录音:我在黄山呆了这么多年,我上去过五十几次,我到现在一直在消化大黄山。】

 20多年来,游三辉一直在感受黄山,体察黄山,努力在精神上理解这座山。以前,他还不敢轻易下笔画黄山,现在,《黄山图》已经构思成熟,它将聚天地之精华、集江山之瑰丽,它将是他心中的黄山,也将是他心中的祖国河山。【出录音:这张大《黄山图》,我现在的计划就是画48尺,比36尺的《庐山图》还要大,这是我有生之年的一个梦,也许这张《黄山图》没有办法比拟《庐山图》,但也是一个创举,将来两岸之间:台湾有《庐山图》,大陆有《黄山图》,这留给后人来评论。】

    ``PARAM NAME="fullScreen" VALUE="0">``PARAM NAME="_cx" VALUE="10583">

                           (安徽广播电视台记者:作者:朱彪军、祝凤鸣、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