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奇葩粲艺林

 

 张人俊  中国国民党  中央委员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艺术之美多彩多姿,而书画二者,显然都是中华艺术的具体表现。古有「书画同源」之说,有人认为中国书法,乃是一种抽象画。而爱好书画艺术,对于陶性冶情、调和身心,都有很大的收益。此外,以书画会友,也算是雅人韵事。我对书画没有研究,但常附庸风雅,参观名家书画大展,也因此有幸识游三辉君,彼此一见如故,成为忘年之交。我们是在台北墨印堂艺术学会相识,游君是学会的总干事,我是学会的忠实会员,每次游君书画作品展览,我总是即日前往,先睹为快。

三辉君生于台湾苏澳,风光旖旎,山水相辉,自然钟灵毓秀,成此艺术奇葩。其致力书画艺术之心路历程,真如「寒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其书画艺术的造诣,观其光辉璀璨的表象,可见其必有超逸不凡的内涵。王阳明书法的「拟形于心」,文与可作画的「成竹在胸」,都可说明内涵素质的重要。所以书画是一种得心应手的高尚艺术,能将胸中造化,流露笔端,笔笔取神而溢乎笔之外,笔笔用意而发乎笔之先,故其作品能够气韵生动,自成一家。

三辉君幼承慈训,苦节勉学,博览群籍,转益多师。初拜韩岳峰先生学习书法,后学于右任标准草书。又师大风堂嫡传弟子孙云生、孙家勤教授,苦习不辍,深得大风堂风神韵致。要而言之:三辉于书画艺术,法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立异,既能汲取传统文化之精华,复能兼取现代艺术之特色。其书法上规周金汉隶,古籀小篆,下探魏晋石刻,唐宋法贴。其绘画兼诸家之长,后虽瓣香大千,入乎其内,得其神髓;又能出乎其外,夺胎换骨。他一路走来,忠于艺术,朝夕钻研、精益求精。他有六经读书方拈笔的严谨,有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气度,有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功夫,黄山为天下奇观,他曾十三次上黄山,住黄山、游黄山、观黄山、画黄山,他与黄山已到神遇而迹化的境界了。

三辉的画艺,能以自然为师,但又不是复制自然,而是藉自然之形,以表现心造之象。能使心在画中,情在形外。这就是古人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得道理。外师造化是以自然为师,中得心源是以心为师。心不离乎物,而不滞于物。所谓运笔之妙,存乎一心,这种自然高妙的境界,已经不是单纯的技术层次,而是道艺合一、天人合一的综合表现。这不是浅学如我所能窥其穷奥的。总之:书画之妙,以当神会,所以东坡主张要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三辉君的书画艺术,法古变今,游刃有余,亦当有契于东坡的新意、妙理,而能竿头日上,发扬大风堂精神,迈向登峰造极的艺术境界。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相信海峡两岸同好,对此艺林瑰宝的未来,莫不寄于无限厚望。笔者忝为至交,亦感与有荣焉!

                                                                               壬午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