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烟雨

纸本泼彩设色   109*59cm

风堂画派实际上也为中国传统水墨画贡献出一片新天地,就如[泼墨] [泼彩]。[泼墨]与[破墨]上的艺术境界,大千居士有他独到的见解与不同的诠释。[泼]是自动形成的,是利用自然流动而造境之妙意。[破]则以画者意识主动运作,使画面接受主观意识来表现。故谓两则技法各有巧妙之处。

读画,豪迈气象,一目了然,但是景物的形与色细微变化及其精妙意韵,未必能立刻或全部心领神会。因光变而色变,随色变以显形,形已立则有景,这个创作过程的关键是画家的主意。如:“潇湘烟雨”在游三辉的意识运作下得到初步架构,次以浅绎画法,最终泼彩收始完美画面。在我国画史上,凡能卓然成家,无不善于以意使法,先之意境,然后以意运法,使法就意,而不为法用。画家以自然环境中,山屋、古寺、老树、岩壁、苍林和小人物生活情趣的意境表现得尽善尽美,可见善于观察事物的他与游遍山山水水是有绝对关系。